• <tbody id="b2qvy"><track id="b2qvy"></track></tbody>

    <button id="b2qvy"><object id="b2qvy"></object></button>
  • 石家莊旭潔凈化設備有限公司 歡迎您! 產品知識   |   在線留言  |   網站地圖  |   施工現場  |  
     > 產品中心 > 凈化車間安裝

    農民工呈現“返鄉潮”, 這是什么原因

    時間:2022-01-03 17:37:07 閱讀:

    首先講一下農民工進城潮。隨著對外開放,勞動密集型工廠如雨后春筍般在沿海城市拔地而起,家庭作坊式的企業、鄉鎮經濟開始發展,工廠、企業,越來越多的需要人手,那么,一批內陸農民開始向城市涌去,他們經過簡單的培訓成為工廠生產的重要力量。

    與此同時,建筑民工也因為城市建設、基礎設施的擴大而大量出現,高樓大廈、居民住宅、公路、鐵路、機場,市政、園林等,無處不需要建筑民工用雙手托起城市的新地標。

    在服務業領域,餐飲行業、娛樂行業、家政行業的用工需求也不斷攀升,成為不少農民工的第一份工作。

    如果說今天的快遞、外賣小哥中還有大量的農民工身影的話,那么,送水工、送氣工、送煤工、送奶功等一些曾經,或者現在還存在的職業也有著農民工的模樣。

    今天,當我們討論農民工呈現“返鄉潮”的時候,有必要回顧四十年改革開放過程中對農民工的影響,他們最初因為土地的貧瘠、溫飽、收入等因素已經向往外面的世界,而城市用工需求的增長正好契合了彼此的需求。這些民工獲得了一份穩定的收入,且遠高于在家務農所得,與此同時,一批小企業主通過使用廉價勞動力攫取了財富。

    時至今日,我們看到,代工企業、勞動密集型紛紛垮臺,在人們覺醒之后,人力顯得特別昂貴,加之新技術、新科技的使用,一批沒有技術、沒有知識的一代工已經不能適應時代,況且,一代工已經進入中年,基本完成了歷史使命。二代工基本是傳承一代工的衣缽,主要在建筑、服務行業繼續保持一定的用工存在。對于三代工來說,他們已經具有強烈的城市標簽,面對城市生活、各類消費,三代工想融入,又缺乏必要的知識、能力。

    城市已經出現瓶頸,收入不再符合預期,過高的消費和高企的住房成本透支了民工的預期。反之,隨著國家對農村經濟的大力扶持,農村市場已經別有天地。人們愈加發現,回鄉創業、開辦養殖場、守著綠水青山仍大有可為,同樣能夠獲得收入和尊嚴。

    講個故事,在電梯里偶遇一個送外賣的,手里提著餐食,我詢問他去幾樓,并幫忙按了電梯。他對我表示感謝,并坦言,我是第一個給他按電梯、給他幫忙的。他說,已經受夠了人世間的傲慢,但為了孩子還要再干兩年。我問他多大了,答52,我又問孩子多大了,他說23。也許,返鄉潮,還有些教育、倫理的因素吧。

    你做過哪些“重口味”的事兒

    寫一個我親身經歷的事情,不是視覺味覺上的重口味,而在于心靈上的沖擊。有關人性,有關人生。我曾經和一個神經病人坐了一晚上火車,聊了一晚上。

    有一次半夜坐車去石家莊。在唐山的時候上來一個四十歲的女人,坐在我身邊,主動和我聊天。出于禮貌,我沒走心的和她一問一答。

    聊了幾句她很突兀說,你們都是開開心心的坐車,但是我是去衡水離婚的。

    我很驚詫她竟然這么坦蕩的把這么私人的事情隨便說給路人,但是這樣的坦蕩僅僅是開始。接下來的五個小時,她給我講述了她完完整整悲慘的一生。

    她出生在一個充滿家庭暴力的家庭,爸爸和媽媽總是吵架打架,然后離婚。本來她也是有一份工作,有一個家庭的正常人,但是在父母離婚之后,她得了抑郁癥。丈夫的不愛,弟弟變成了一個混混時時鬧事,父母離異,終于她得了精神分裂。(聽到這里我很害怕,第一次和精神分裂的人坐在一起)

    接下來就是房產糾紛,弟弟鬧事,揍她,媽媽哭鬧,她又丟了工作。精神病發作去精神病醫院治療的痛苦,遇到殘酷的醫生奇怪的室友還飽受著自己是一個精神病人的心里折磨。

    再后來,她學會抽煙,開三輪車遇到壞人,遇到現在的殘疾人丈夫,結婚生孩子后又被拋棄,婆家甚至不讓抱孩子?,F在身體虛弱,因為丈夫這邊瞧不起,決定離婚。

    但是每次到了衡水火車站,她都會給丈夫打電話說你來接我吧,我來了。但是他丈夫馬上關機,于是她便去尋,無果,再回來。多么可憐的女人,明知道自己被拋棄,還希望被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愛一下。

    她干枯的眼睛瞪著我,問我,你說我該怎么辦呢?我什么工作也做不了,該怎么辦?

    語言的真切,讓我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說嗯嗯。有時候我不想說話,她就會碰我一下,或者拿著我買的雜志一邊讀一邊笑。我只能斷斷續續的陪著她,她一晚上不困,我困卻無法入睡。

    說實話,我很痛心一個女人的人生竟然如此的可憐,這是一個充滿家庭暴力的家庭種下的悲劇的種子,但是這個女人仍然想著孝順父親,照顧弟弟,思念女兒還有那個不負責任的丈夫。世界對她太不公平,不是嗎?

    坐在她身邊的時間過得很慢,她在一晚上抽了七八根煙(根本沒有人敢管她),嗆得我很難受,喋喋不休的抱怨也像念經一樣咒了我的大腦,我相信再坐幾個小時世界上肯定多一個精神病。

    離開她之后,我的了咳嗽,咳嗽有多半個月沒有好,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染了她的悲傷,但是很多晚上我躺在床上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這個祥林嫂和孔乙己合體的女人。

    希望她未來的人生能平坦一點。如果讓我說我遇到的最重口味的事,莫過于和精神病人通宵聊天了,這種重口味在心里,既害怕又同情,然而我卻什么也不能做。


    人妻夜夜爽天天爽三区